世界尽头。

职业摸鱼,常年不记得lofter密码

孤城

01.

一座孤城。

空空荡荡,甚至有些死气沉沉。

城市外围有一条河,在城市边缘经过人工的堤坝,过后再注入海洋。

一座小酒吧建在堤坝旁。借着水力和稀薄的阳光勉强发着电,供着小酒吧能在晚上亮起城里唯一的灯光。

有一个人独自住在这里,住了很久。久到这个人也忘了自己到底在这个地方呆了多少年月。


有一天,另一个同样忘了自己活了多少年月的家伙出现在了这座城。

他勉强支撑着自己在城里前进。虽然不知道能去哪里,能找到什么活物,但他总想试一试。

晚上,他发现了城市边缘的灯光。

抱着一丝希望,他前往了这个唯一有着光亮的地方。

叩响了并没有紧闭却许久没有开过的门。


02.

外来者名叫...

超速酒驾米x警察英
复建,ooc


圣诞将至。
“最近路上可能会有很多酒鬼,走路的骑车的开车的都有可能,你们小心点。”
亚瑟敲了敲手上的板,环视了一圈他的部下们。稍微想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
“遇到了麻烦的人就叫我。”
“是,长官。”
亚瑟稍微挥了挥手,将警员们都分配出去后走进了监控室。
“罗莎,这几天晚上都辛苦你了。”他走到最前方边角上的一个座位,轻轻拍了一下坐在那里的女性的肩膀。对方只是耸了耸肩,似乎对着几晚的通宵工作没什么感觉。
“全员,今天都给我好好看着!不能让任何一位无辜的人被醉鬼伤到了!”
“是,长官!”


然而麻烦来得很快。
“长…长官。”电话那头的小伙子求救似的给亚瑟打电话。“这里有个美国...

我睁开了眼睛。

她的脸出现在我面前,细眉蹙着似乎很是担心。见我醒过来了,她松了口气。

“你终于醒了。”

“啊,嗯,抱歉。”我靠着柜子坐起来,按了按鼻梁,回想了一下现在的自己。

一面墙上装着的柜子外贴着镜子,下面凸出来的部分后面装着温柔的明黄色灯管,托它们的福这里很亮。柜子下面有个台子,台子前面是一个管道连着柜子里的马桶,台子最右手边有个洗手池。洗手池和台子下方支撑着的地方被挖空出来做成了柜子,有几个小格子有门,有几个没有。

旁边似乎还有浴室,毛玻璃的门削弱了外面白色的光。我转过头,看着坐在另一边地上的她,似乎正在纠结着什么。

我知道她在焦虑什么。她是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而我只是...


有点吵。
我从睡梦中悠悠醒来,车上的同学都很兴奋的样子。我眯了眯眼适应光线,有些微妙的歪歪头看着车上的人。
今天是春游吧。我费了点劲才想起来,也难免他们这么兴奋,换到几年前的自己约莫也是这幅兴奋的模样。扭头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象,和已经能看到的海。今天是去海边玩,和普通春游完全不同啊。一般来说,春游就是去欢乐谷或者趣味科技园什么的吧,去海边是真的难得,简直就跟日本的学校一样。
啊,我们也要住一晚上,这么一想跟日本更像了。
到了沙滩之后,东西很快安排到了宿舍。宿舍微妙的有些窄,是两侧各一张四层的床,中间一个比床微宽的过道,我睡在靠近门右手边的第二层。他们很兴奋的去沙滩上玩了,我也跟着去了。
老师有自己的宿...

几乎删完了文章。
留了几个觉得有待改进的吧。主要是那种感觉估计是不会再找回来了,想存着以后写风景时还能在里面找一找自己曾经被美景感动过的心情。
自上次发东西(2/2/2016)以来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我失去了写文的兴趣和动力,在国内的时候甚至有一段时间沉溺酒精,整日醉生梦死甚至一心求死。
直到出来对酒查的很严买不到才停下。

从文风到我本人的性格都有了很大很大的转变,aph其实也淡了很多,但是偶尔想写些什么的时候依旧会用米英。
(不如说是不知道其他还有哪对cp能有米英这么了解熟悉写起来能得心应手
有空还会写文吧。最近在帮别人写游戏衍生的企划还有人设之类的东西有点忙,但是那些出来了之后还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并给我...

Pairs Street(vol.2修改版)

文 黎子夜


弗朗西斯从爱丽舍宫侧门走了出来,整整暗蓝色的西装,走向协/和/广/场。太阳懒懒散散的洒下光和热,方尖碑上的金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正午时分,进入秋天的巴黎却不太热,相反还有点冷。千百年来弗朗西斯已经习惯了这种温度,它甚至已经称不上是“寒冷”了。没有哪一年的冬季比1431年更冷。[1]吹出一口白气,弗朗已经在短暂的胡思乱想中穿越了人群重重的协/和/广/场,坐上了开往香榭丽舍区的双层巴士。

路边的枫叶或多或少的红了,橘红的颜色让他想起了加/拿/大的国/旗。秋天了,到了收割的季节,让人想到法/国边陲的田园风光,那儿也非常不错,秋天更是美妙无比。他愉悦的勾起一个...

Interlaken Street

诺拉用餐巾纸包好做好的三明治和几个小点心,小心的放进竹篮里,再放进两个小瓷杯和装着奶茶的保温壶,盖上野餐垫布坐上了开往因特拉根的火车。
穿越一个又一个山洞,越过了一片又一片山林,视野里的天空出现了几个括号一样的飘浮物,诺拉的嘴角不禁勾起了弧度,心底默默开始期待见到哥哥的样子。
走出典雅的火车站, 诺拉提着篮子慢慢的走向因特拉根小镇的中心。
群山环绕的小镇上,覆盖着不多却厚厚的云层。阳光从空隙处施惠般撒下光芒和舒适的温度,给人温暖却不晒的感觉。
虽然有阳光在照耀,时间也是八月份,空气还是有些清冷。诺拉在河岸边走着,吹起的风让她拉紧了哥哥以前给她的风衣。
河面上随着风扬起一丝波澜,诺拉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说不...

© 世界尽头。 | Powered by LOFTER